李杜‖赠李白

补档﹢微修改

原篇看不到了


|李白x杜甫,单向友谊

|不全根据史实,微架空

|条漫衍生


>>>

01.

李白是个风流多情的青莲酒仙。

杜甫知道。

他明白极了李白的本质,清冷高雅又张狂潇洒,饮酒好友虽多交心知己却少,好似天仙下凡只为一览江山。

那样受人瞩目。

“太白兄,天气渐冷,勿忘多添衣。”


02.

高朋满座酣畅正欢时,曾有多嘴的客人问起。

“太白兄是如何看待杜少陵的?听说那小官对太白兄倾慕得很呢!”

坐在那人身边的朋友悄悄使了个眼色,那客人便自知说错话,低下头默默饮酒了。在他们看来,杜甫不过只一应试落选的愚昧...

all耀‖深夜惊喜-上

非国设生贺

百fo掉落

第一人称


就是关于现任学生会主席耀和仰慕他喜欢他而且想要包养他(buni)的土豪学长学弟们的故事(。)

上.>>>

我在这一带徘徊有一天了,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非常奢华。

该怎么形容呢?

金碧辉煌? 贝阙珠宫?碧瓦朱甍?

好吧,虽然说应该没有那么夸张,不过真的也差不多了。

我倒是不用担心会饿死在这里了,到了饭点会有一个不知道从哪旮沓里跳出来的中二少年带我去一个美食天堂。

先开始时忽然跳出来这么个人真的挺吓唬人的,我一腔怒吼就要脱口而出时,硬生生被他脸上戴着的钢铁侠面具吓回去了,然后几经转折在胃里化成悠长的一声。

那个中...

耀中心‖我曾

国设历史向
近/代/史1840--1901

      最近在复习初中历史就顺手打出来啦  

“我曾在每一次绝望的阴雨中喘息着艰难求生,因为我知道,未来总会有艳阳高照的时刻”

01. 盛世

玉石翡翠点缀的天朝下是金碧辉煌的殿宇,东方的帝王拢着衣袖,于万人跪拜中在镂花龙椅上落座。浓烈的龙涎香稀释着过去多年驰骋疆场的岁月,吴侬软语模糊了王耀凌厉的眉眼。他披着一身金银交错的艳霞,在觥筹交错中微醺。

园中娇艳欲滴的牡丹前,两三金兽自傲地讥讽着在时间洪流里迷失的国家,没有想到自己的结局也是砸...

【米耀】论各国报纸的可信度(欢脱无虐)

表白世界最最最好的阿桦!!!
呜呜呜金钱啊我爱他们!!
小心心都给你♡♡(;v;)♡感动到爆炸!

路德维希的白桦:


【给沾衣小朋友 @少年余音 的生日贺文!祝愿沾衣在新的一岁里身体健康,学业顺利,产更多的粮给我们吃!(*´∀`)~♥】


【标题与文章没有任何关系🙃】


在烟波浩渺的生命长河中,王耀自认做过无数重要的演讲,影响过整个民族乃至世界历史的磅礴进程——
但从没有哪个像今天早上的那个那么失败又令人后悔。


那时他正穿着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的正装,神情严肃、站姿笔挺地立在联/合/国会议厅圆形长桌的正中央,一本正经地宣读上/司让他代为传达的含蓄而重要的...

all叶‖两生

08.>>>

只要活着,就不算是悲剧。我们尚在途中,今后仍要继续

陈果一行人回到上林苑时,正好撞见魏琛一动不动地蹲在门外抽烟。

应该是难得正经的样子,火光在他指间跃动,从上林苑窗户透出的暖光只斜斜地打在他背上,根本看不出他灰不溜秋的脸上有什么神情。

好像是终于看到陈果了,魏琛一下子站起来,抖了抖手中的烟,本来想往前迎上去的步伐一下子戛然而止,在门口站成了一个歪脖子树。

他看到了苏沐橙后面跟着的两个笑嘻嘻的小青年,有一个格外清秀的,长着他心上人的模样。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白天刚参加的葬礼还让他耿耿于怀,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什么话。

他心里正掀起滔天巨浪,陈果已经到了他眼前,她斜斜盯了一...

瓶邪‖小鹿乱撞

八一七贺文

无脑甜,原创梗

非原著背景

>>>

01.

我叫张起灵。

我可能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不只是因为我在一堆吵吵闹闹的孩子堆里格外安静不,还因为我的眼睛。

不,不是说我的眼睛有什么隐疾,我只是可以看见一些人们看不见的事物,例如眼前这个顶着两个鹿角的小小少年,我发现别人都看不到他。

他说,他是我心里的小鹿。

遇到我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他就会消失。

02.

我花了一段时间确定了我不是在做梦,也确定了不是院里别的孩子捉弄我什么的,虽然我的不合群经常让他们不满。

唯一一个不讨厌我的小孩大概只有楼下那个奇怪的齐家小孩了,我径直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小孩,...

玫瑰花茶组‖普通旅行家的不普通一天

☆一发完(?)可能有后续
☆非国设
☆私心打tag

>>>

王耀是一位旅行家。

他钟爱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他跋山涉水。北极极光的多彩曾在他眼中变幻,萤火虫也曾于他手中闪烁,向日葵和他的友人在相机里永远灿烂微笑,热带雨林也曾有过惊鸿一瞥。

王耀喜爱将一切美好的事物记录下来,用胶卷,用笔墨,用双眼。

后来时过境迁,喜爱的心渐渐收敛,王耀的旅行在一个交界处一个安静淳朴的不知名小镇暂停。

他开始享受平淡而安逸的生活:在后院种下了这些年来收集的百花种子等待着百花盛放,在月光明澈的夜晚自己捧着一杯热茶在灯下看看诗经,偶尔他也会带着耳机去镇外的树林外围散散步。

很宁静的生活,但他总觉得缺些什么,而事实...

all叶‖两生

07.>>>

这城市那么大,而我们还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这真是上帝给予荣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陈果这样想着,她有些不安地坐在前台。挂钟的指针正在缓缓走向十点,网吧里已经渐渐聚集了一些玩家,键盘声在明亮的白炽灯中啪嗒作响,偶尔有耳机里传来的几声尖叫和大笑。

她用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在桌面敲出有节奏的轻响,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夸张的叹息,但是嘴角的弧度却始终压不下来。刚刚从荣耀中召唤而来的逐烟霞十分老妈子地把桌上的一个吃完的包装碗丢到垃圾桶里,毫不吝啬地给了自己正在唉声叹气的操作者一个大大的白眼。

陈果根本都没发觉自己账号卡心里的小九九,也没管自己刚刚在兴欣内群发的几条没头...

all叶‖两生

06.>>>

我当时一点也不知道你会彻底搅乱我的人生,也不知道你会变成我的飓风

陈果随手把挎包搁在前台的主机旁,然后拉下了总闸,整个网吧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时针正好指在八点的位置。

“沐沐还没来吗?”陈果嘟囔了一句,然后把电脑椅从桌下拉出来,顺手打开了主机。

她心不在焉地打开荣耀,时不时瞄一眼门口。

兴欣众人本来打算回上林苑随便点份外卖凑合晚餐的,陈果让他们先回去好好休息,把状态调整好,自己来了网吧。

南山公墓和市区还是有些距离,等陈果好不容易坐上计程车时,挎包里忽然响起了叶修有些慵懒的声音。

“老板娘,有短信。”

先开始陈果还没反应过来,等她后知...

all叶‖两生

05.>>>

什么也别说,我讨厌告别
可若没有好好的告别,又会有遗憾吧

苏沐橙蹲下身将手中的白花放在叶修的新坟前,眼睛通红着却不再流泪了。她低头轻轻地笑了一下,将眼前的新坟和不远处的旧坟收入眼底,然后在心里悄悄地说了一声再见。

她站起身来,还有些踉跄,站在她身旁的楚云秀连忙拽住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苏沐橙轻声道了谢,看了看一直沉默着的职业选手们。

她扯出一个和平时一样的微笑来,然后慢慢弯下腰良久,然后抬头用眼神扫过所有人,很认真地说:“谢谢你们来参加葬礼。”

兴欣的所有人也在她身后弯下腰来。



黄少天有些精神萎靡,一直没有说话,喻文州站在他身旁,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却没...

1 / 4

© 秋水未沾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