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衣

明确的爱,直接的厌恶,真诚的喜欢。
站在太阳下的坦荡,大声无愧地称赞自己。

咕咕咕

04.米耀(现代paro)

(双向暗恋,胡编乱造,逻辑存在一定问题,私设多,细节请勿深究)

-

当阿尔弗雷德喝完家里最后一瓶可乐,购买的游戏也全都勉勉强强通关后,经纪人一条信息跨越网线,掐断了他忙里偷闲的短暂假期。

他叹着气从懒人沙发上坐起来,把柔软的金发揉乱,闭着眼睛哼歌,兴致上来了还爬起来在曲谱本写两笔。

当阿尔弗雷德发现再不出门就真赶不上前往华盛顿的最后一班飞机时,他终于在全身镜前站直了,裹上大衣,戴着口罩,把自己收拾妥帖,架着个招摇过市的不规则墨镜就出了门。

司机和几位工作人员已经在楼下备好了车,这一片儿是私人住宅,狂热粉丝和狗仔都进不来,他们乐得清闲,在那儿站着闲聊。...

03.露中(职场paro)

原创人物 视角/带微量all耀元素(不超过五十字)/越写越沙雕(?)

(公司职场以及各种职位 我努力消化了一下百科但不太明白…全是私设了,就当是我的理想型职场吧orz)

-

新来的女员工姓白,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凭着运气和实力进了这所待遇不错的公司,目前正在实习中。

公司哪里都好,就是总裁脾气最近总是阴晴不定。刚刚她跟着前辈去顶楼取资料,被处于暴怒状态的总裁吓得手忙脚乱,好心的前辈收拾了待会儿要分发的文件,悄悄让她找设计总监来救场。

设计总监姓王,是个很标致的东方美人,性别男,能力出众性情温和,最关键的是,不怕总裁。总裁是个高高大大的俄国帅哥,整天...

02.伊耀(校园paro)


“王耀…”费里西安诺快步追赶着,即使他刚擦肩过一个“禁止疾跑”的标语,安静的走廊里,端庄的伟人画像只听着小皮鞋摩擦大理石声响,和数声低沉呼唤。


他终于还是追上了,站在王耀一步之内,眉眼是往日里害羞又天真的样子。


王耀抱着一叠资料,脸色发烫地站在办公室门口,不只是因为他意外知道了自己好友暗恋自己的事,还因为这忽然转冷的天气。


秋天最后一场的雨落下,风就不再柔软。最佳好友的假象戳破,恋慕的踪影便处处有迹可循。


少年人的心变得沉重了一些,像棉絮积了水,湿漉漉地搁浅着,但他弥足珍贵,清除站不该是他的最终归宿。


放学后走廊灯都关了,只有落日...

01.独中(黑道?paro)

已交往前提

枪/支上/膛声在这闭馆时间的舞厅里极为明显,地方很大,从每个角落偶尔的火花与闷响总让人绷紧了神经。人们在暗地里耐心等候着最佳时机,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拒绝开启舞厅穹顶那花俏的灯光,即使开关就紧贴着后背。

路德维希紧皱着眉,他浅淡的紫色瞳孔在手表夜光衬托下显得格外冷漠,指针规律刻板地走动着,刽子手般切割着每一秒的时光,把难耐的等待时间拉长。

距离王耀离开去探查地形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路德维希摩擦着手中上膛的德制P08手枪,这是一把崭新的冰冷的火药器械,不是他熟悉的老伙计。他从藏身的死角向外窥望,耳边忽然炸开一声清响——这在一切行径都是悄声进行的舞厅...

朝耀


(是一见钟情💘)


-


王耀和亚瑟·柯克兰的恋情是从伦敦的泰晤士大道*上开始的。


伦敦的冬天很冷,一切是灰蒙蒙的,像失去灵魂的油画。天气预报说今日有大雪,于是万物都安静下来,街道旁玻璃橱窗上淌下冷热碰撞后产生的水珠。


他们那天只是一个完美的恰好。恰好一个擦肩,一个错身时无意的余光,一个捕捉到的眼神。不远处面包店的店员恰好推开带着响铃的门,让店内慵懒轻缓的低沉歌声被渴望温暖的耳朵捕捉。时间轴在那一刻放慢了转动,是上帝伸出手拨慢了钟表。


王耀停下脚步,渐渐变缓的呼吸扑打在缠绕着小半张脸和颈间的围巾上,刚才的掠影让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一个同样...

我的心动选手❤@路德维希的白桦

-

目前尝试周更中

-

秘技:在喜爱的坑里左右横跳

-

少年与爱 永不老去

食品安全知识五十问(?)

不太明显的all耀

出场人物:联五+小菊

第一问:

“关于甲鱼,河蟹,鳝鱼,草鱼,哪一种死亡的水产品不能加工后食用?”

王耀:河蟹肯定不行。

弗朗西斯:对。

王耀:鳝鱼也不行?

弗朗西斯:应该不行。

王耀:甲鱼也不行吧?

弗朗西斯:不确定。

王耀:草鱼…草鱼应该可以?

弗朗西斯:嗯……不行吧?

阿尔弗雷德:上网搜一下呗?

王耀:不了吧?做题考验的不就是个人知识吗,上网搜索会不会太犯规?

阿尔弗雷德:(点开谷歌浏览器)哦,你先做。

亚瑟:水产品死亡后不能食用?难道吃生的吗?

王耀:不……这是新鲜不新鲜的问题。

伊万:生吃其实也不是不行吧?日/本的生鱼片不是挺有名...

联五


ooc


(亚瑟戴了低度数眼镜是私设,我爱绅士眼镜:P)

(大学生活全我瞎编的:X)


-


A大学加了一门汉语课,弗朗西斯听说任课老师是个中国来的老教授,拍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说:“以后可以随便旷课了,叫亚瑟帮我们喊到。”


亚瑟戴着一只耳机,架着个银边眼镜看手机,冲他翻了个白眼。


阿尔弗雷德咬着可乐吸管,凑过头去看亚瑟手机,吹了声响亮口哨,大呼小叫:“亚瑟你在看动——”


亚瑟猛地扑过去捂住他...

sunflower

露中

露视角

(无脑十五分钟小段子啦...不过超时了...是群里给 @白九枍 的点梗,希望不要抱有期待(>^<;))

耀耀花店老板,露露在对面开了一家书店

结尾:你是我不能用言语描述的爱恋

-

我住的书店对面新开张了一家花店,花店的主人是一位从中国来的小先生。

我去过中国,一个广阔神秘而美丽的国家,那里的孩子拥有着墨水灌注的双眼与头发,这位小先生也是这样。

透过擦拭干净的玻璃窗,我看见他对来往行人扬起的微笑,像我钟爱的,在艳阳下仿若熠熠生辉的向日葵。

我以为我喜爱他,就像喜爱我的向日葵一样,可我嫉妒着所有生命,却又憧憬着他。

我很喜...

© 迷花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