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要什么苦尽甘来 就应该一路甜甜甜甜甜好甜超甜特别甜宇宙无敌的甜啊

好喜欢小绿哦!!

晚自习画一画印象中他的几件衣服💦

草稿。等有时间我就把线稿搞出来 然后 来个垃圾上色

我好喜欢小绿啊!!!

sunflower

露中

露视角

(无脑十五分钟小段子啦...不过超时了...是群里给 @白九枍 的点梗,希望不要抱有期待(>^<;))

耀耀花店老板,露露在对面开了一家书店

结尾:你是我不能用言语描述的爱恋

-

我住的书店对面新开张了一家花店,花店的主人是一位从中国来的小先生。

我去过中国,一个广阔神秘而美丽的国家,那里的孩子拥有着墨水灌注的双眼与头发,这位小先生也是这样。

透过擦拭干净的玻璃窗,我看见他对来往行人扬起的微笑,像我钟爱的,在艳阳下仿若熠熠生辉的向日葵。

我以为我喜爱他,就像喜爱我的向日葵一样,可我嫉妒着所有生命,却又憧憬着他。

我很喜...

“小哥你看 这万家灯火 不再与你无关”

欢迎吃all耀的各位来玩哦。
总之里面的同好超级热情的啦(◍ ´꒳` ◍)

路德维希的白桦:

放个all耀群宣吧,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有好多太太在里面❤)!不愁吃粮,对文手和画手也有培养群,超棒的。最近这个官号会陆陆续续放出群里粮仓的群宣图文(我写了一篇炒鸡格格不入的沙雕在里面🌚),之后也会搬运all耀粮,请大家持续关注哦!

老王的江山官方lof:

我,是一个小小的all耀粉。

你想知道有多小?

就是那种在all耀群里只有表情包还剩一点存在感的——小。

然而我的人生,注定不平凡!

那是一个平静的午后,我在群里偷看太太们聊梗聊

红茶会

-

王耀躺在床上玩手机,亚瑟·柯克兰坐在桌前写作业。床头柜的电子钟滴滴了两声,正是夜晚十一点整。

王耀挪了个空位出来,头也不抬地打游戏,拍拍床,说:“上来睡觉。”

亚瑟·柯克兰耳朵红了一片,他迟疑地看了一眼单人床,提议道:“…要不我还是打地铺吧,睡沙发也行。”

王耀看了他一眼,再一低头,游戏角色已经GG了。他哎呀了一声,迁怒地瞪他:“小老弟,都留在我家了,害羞什么呢。”

亚瑟·柯克兰不吭声。

王耀挺喜欢这个认识大半年的学弟,不然也不会只带他来自己新租的房子做客。

结果这个英国来的学弟还真是说啥是啥,一本正经地祝贺了“乔迁之喜”后...

😒

阿欠欠:

简单讲一下,今早有妹子发现某网站一篇连载的全职同人《不良教师》跟 @慕瑾 太太的all叶同人《不良少年》多处雷同,且该文作者有作收
调色盘出了,希望大噶踊跃举报。
👉抄袭作品地址
感谢热心举报群众兼调色盘制作者:子叶解解 @子叶_疯狂给42太太打call
*占tag致歉

天降十亿 01

all耀(联耀+伊耀?)

忽然暴富梗🍅架空世界!ooc!

是和女朋友 @路德维希的白桦 的联文,下一棒找她!♡

-

十一点钟的阳光从未拉窗帘的玻璃窗照进乱糟糟的卧室里,王耀被这正午的大太阳晒得醒来。他迷迷糊糊地站起来,闭着眼睛走进浴室,把挤歪薄荷味牙膏的牙刷戳进嘴里。耳边有嘈杂的声音,他险些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他低头吐出泡沫,漱了两次口,把挂起的毛巾浸在凉水里再一次拍上脸颊。

“嘶——好冰!”这回是彻底地清醒了,王耀抬头看向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又带着宿醉后的潮红。有些不整齐但并不颓废,一头半长黑发垂在肩上,显得很凌乱。

把漱口杯收进镜子旁的小柜子,毛巾搭上支架,王耀又步履蹒跚地扑...

Rain,Sunshine,wind ,you 02

伊耀

-

刚开学的那段时间,秋天的影子还未到来,太阳从远方攀上天空,温度计也开始一天的变化。

第一周,星期六。

下午上了两节课就放了一天半的小假,费里西安诺把放在课桌深处的折叠伞拿出来,塞进只装了一本写生集的背包里。

他准备去还伞。

刚开学的这一周对他来说,忙碌而充实,新生活新地方的一切都让人心生喜欢,他在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努力适应着异国他乡的校园。费里西安诺觉得这里很美,是与意大利不一样的美,这里像多了人间气息的乌托邦。它暗藏着危险而迷人,坦荡且深邃。

于是,借来的伞在抽屉里藏了五天半,当他每一次快要忘记伞的存在时,一个不经意的走神,就会让他记起。

记起那个男孩子的话。"...

Rain,Sunshine,wind ,you 01

伊耀

-

第一次见面是夏天午后突如其来的雨,雨是细密而急促的,还有声声不停的蝉鸣。行人匆忙起来,在雨势更大之前离开了。

雨是一位清道夫,清空了蒸腾着热气的街道。

有两个男孩子紧贴着墙壁站在门可罗雀的小店前,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等待着天重新放晴。费里西安诺抱着新买的书,靠在右边的灰扑扑的墙上,腕上的手表慢悠悠地转动着。

那是暑假的最后一天。

等了五分钟左右,雨势不减反增,屋檐下甚至拉开了一幅雨帘。站在左边的男孩子把手伸出去试探了一下,然后叹着气收回来。费里西安诺将漫无目的的视线投过去,看到了那只被淋湿的右手。

是一只很好看的手。费里西安诺习惯性描摹起那种手的轮廓,这是他学美术时的一...

聊天体
一些杂七杂八的小段子

-

金钱组

美食组

联五校园设定在线群聊

联五校园设定下线群聊

© 迷花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