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花不事君

您好

坑多粮杂,谢谢喜欢

🌟

亲爱的小公主是阿桦,她是世界第一好

红茶会

-

王耀躺在床上玩手机,亚瑟·柯克兰坐在桌前写作业。床头柜的电子钟滴滴了两声,正是夜晚十一点整。

王耀挪了个空位出来,头也不抬地打游戏,拍拍床,说:“上来睡觉。”

亚瑟·柯克兰耳朵红了一片,他迟疑地看了一眼单人床,提议道:“…要不我还是打地铺吧,睡沙发也行。”

王耀看了他一眼,再一低头,游戏角色已经GG了。他哎呀了一声,迁怒地瞪他:“小老弟,都留在我家了,害羞什么呢。”

亚瑟·柯克兰不吭声。

王耀挺喜欢这个认识大半年的学弟,不然也不会只带他来自己新租的房子做客。

结果这个英国来的学弟还真是说啥是啥,一本正经地祝贺了“乔迁之喜”后...

2018-08-05

天降十亿 01

all耀(联耀+伊耀?)

忽然暴富梗🍅架空世界!ooc!

是和女朋友 @路德维希的白桦 的联文,下一棒找她!♡

-

十一点钟的阳光从未拉窗帘的玻璃窗照进乱糟糟的卧室里,王耀被这正午的大太阳晒得醒来。他迷迷糊糊地站起来,闭着眼睛走进浴室,把挤歪薄荷味牙膏的牙刷戳进嘴里。耳边有嘈杂的声音,他险些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他低头吐出泡沫,漱了两次口,把挂起的毛巾浸在凉水里再一次拍上脸颊。

“嘶——好冰!”这回是彻底地清醒了,王耀抬头看向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又带着宿醉后的潮红。有些不整齐但并不颓废,一头半长黑发垂在肩上,显得很凌乱。

把漱口杯收进镜子旁的小柜子,毛巾搭上支架,王耀又步履蹒跚地扑...

2018-08-02

Rain,Sunshine,wind ,you 02

伊耀

-

刚开学的那段时间,秋天的影子还未到来,太阳从远方攀上天空,温度计也开始一天的变化。

第一周,星期六。

下午上了两节课就放了一天半的小假,费里西安诺把放在课桌深处的折叠伞拿出来,塞进只装了一本写生集的背包里。

他准备去还伞。

刚开学的这一周对他来说,忙碌而充实,新生活新地方的一切都让人心生喜欢,他在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努力适应着异国他乡的校园。费里西安诺觉得这里很美,是与意大利不一样的美,这里像多了人间气息的乌托邦。它暗藏着危险而迷人,坦荡且深邃。

于是,借来的伞在抽屉里藏了五天半,当他每一次快要忘记伞的存在时,一个不经意的走神,就会让他记起。

记起那个男孩子的话。"...

2018-07-29

Rain,Sunshine,wind ,you 01

伊耀

-

第一次见面是夏天午后突如其来的雨,雨是细密而急促的,还有声声不停的蝉鸣。行人匆忙起来,在雨势更大之前离开了。

雨是一位清道夫,清空了蒸腾着热气的街道。

有两个男孩子紧贴着墙壁站在门可罗雀的小店前,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等待着天重新放晴。费里西安诺抱着新买的书,靠在右边的灰扑扑的墙上,腕上的手表慢悠悠地转动着。

那是暑假的最后一天。

等了五分钟左右,雨势不减反增,屋檐下甚至拉开了一幅雨帘。站在左边的男孩子把手伸出去试探了一下,然后叹着气收回来。费里西安诺将漫无目的的视线投过去,看到了那只被淋湿的右手。

是一只很好看的手。费里西安诺习惯性描摹起那种手的轮廓,这是他学美术时的一...

2018-07-13

生如夏花

叶修生日快乐

-

时间线有轻微改动

-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的,遇见了,走近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

——泰戈尔

-

他站在路口等头顶上红绿灯颜色转换,八月份的日光像鞋底干燥的尘埃四散奔逃,然后凝聚在他眯起双眼的睫毛上。

十字路口车水马龙,他安静地站在那里微笑,干净的白T和阳光折射过玻璃的白光相重合,然后画面黯淡,变成惨白墙壁的一块红光映出的斑。

“嘉世——冠军!”

叶修第三次在昏暗的走道看见台上奖杯反射的光,后台到前台只有短短几十步的距离,从鲜花灯光与荣耀到若有若无的走道灯与荣耀,也就这么几十步。

他清楚地听见欢呼声,甚至有喜极的啜泣。没有人质疑...

2018-05-29

叶修生日快乐!!
嘉世三连冠恭喜!!

♡♡♡
小心心也要给你三颗

2018-05-29

有哪些事会在正式恋爱后依然印象深刻?

 @路德维希的白桦  生日快乐!!!

要天天开心,要更喜欢我

-

知乎体金钱组

-

恋爱 情感  爱情

有哪些事会在正式恋爱后依然印象深刻?

最近被小说一会虐得心肝俱疲一会甜的牙疼,现在想听一些不一样的故事。各位情侣在还没有在一起前,有没有什么与恋人有关的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725条评论  分享

5017个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 宇宙英雄   汉堡与汽水,配热恋更佳!

2228个赞同

谢邀。

作为一个帅气多金的美国好男友,看到这个题目我的...

2018-05-17

Manor Past 01

all耀

-

第五人格au

bgm不妨听一听第五人格的游戏原声

-

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
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萨冈致萨特

-

已解锁——幸运儿的日记1:

我第一次见到王先生,就是在这座庄园里。

他锐利的眼神让人记忆格外深刻,眼尾的一颗泪痣像锁住了月夜的影子,如同他墨水般的眼睛。当初王先生戴了一双白色的手套推开庄园的大门走进来,走进大厅,让他偏悠闲的小西服被壁炉炸起的火光映得泛黄。

我是万分没有想到庄园里会有华国人到访的,不禁把本就因紧张濡湿的手心探向外套下摆擦了擦。

我不是什么有身份地位的“大人物”,只能算一个自认倒霉的“幸运儿”。有朋友羡慕我能有幸来到欧...

2018-04-29
1 / 5

© 迷花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